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kqkkf"><acronym id="kqkkf"></acronym></button>

<dd id="kqkkf"></dd>
<button id="kqkkf"></button>
      1. <progress id="kqkkf"></progress>
        <tbody id="kqkkf"><track id="kqkkf"></track></tbody>
        <em id="kqkkf"><tr id="kqkkf"></tr></em>
        當前位置:商標註冊>業務領域>國內商標

        業務領域

        在線資訊

          台湾必控
          點擊聯繫 點擊聯繫
          台湾必控
          點擊聯繫 點擊聯繫
          台湾必控
          點擊聯繫 點擊聯繫
          成都必控
          點擊聯繫 點擊聯繫

        行業資訊

        天眼查註冊「企查查」商標,商標意識多重要?

        發布時間:2019-11-07 14:15:36 點擊瀏覽:

               2019年9月4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原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稱商評委)發布一份第36類「企查查」商標的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最終商評委裁定爭議商標予以維持,企查查公司未能搶回商標。

               除此之外,商評委網站顯示從2018年5月到2019年9月,企查查公司申請「企查查」多個批號商標的無效請求被最終裁決歸屬原申請人,部分「企查查」商標複審請求被駁回。

               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企查查與競爭對手天眼查關於「企查查」商標的爭奪。在相關的第19743876號和19743872號的「企查查」商標爭議中,最終裁決商標均歸屬天眼查的運營公司台湾金堤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金堤科技)。

               今年的7月份,兩家同類企業又發生商標爭議,爭議點則是兩家公司都在使用的「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後天眼查將企查查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520.45萬元。

               企查查雖然在企業徵信領域處於龍頭地位,但由於對商標卻考慮不完備,終究吃到了惡果。

               重要商標被競爭對手搶注企查查後知後覺

               2014年起企查查開啟先河,啟信寶、天眼查隨後跟上,直到2017年才逐步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后啟信寶在競爭中逐漸式微,逐漸轉變為「兩家爭鳴」的局面。

               早在2015年,企查查便宣布盈利,天眼查直到2017年才實現商業化。但二者在知識產權方面,天眼查卻保持了絕對的優勢。

               截至2019年8月,天眼查運營公司金堤科技擁有的知識產權註冊信息共計600餘條,對比企查查,在知識產權(商標、專利、版權)的數量上優勢明顯。

               尤其是在商標註冊上,企查查自2014年開始商標申請呈現比較平緩上升的趨勢,但天眼查在2016年期間商標註冊呈現陡然上升的趨勢,且數量較大。

               根據商標網最新數據顯示,天眼查運營公司金堤科技申請註冊了520項商標,包括「天眼查」、「天眼透鏡」以及產生爭議的廣告語「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等商標。

               而企查查運營公司朗動科技及其兩家股東公司蘇州知彼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合夥)和蘇州企查查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加起來,共申請註冊了265件商標。

               而直到天眼查搶注了多個批號的「企查查」商標不久后,企查查公司才後知後覺自己在商標上的疏忽大意。

               商標網顯示,天眼查在2016年4月25日註冊了第9、16、35類等七個類別的「企查查」商標。

               2017年8月24日,企查查才對天眼查註冊的第19743876號、第19743872號「企查查」商標提起了無效宣告。

               企查查認為「天眼查」和「企查查」產品同屬市場上徵信信息查詢軟體,屬於競爭關係。公司早於爭議商標提起註冊之前已將「QICHACHA.COM」作為商標廣泛使用並在相關公眾中取得較高知名度,認為天眼查公司構成了對企查查公司在先權利的侵犯,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爭議商標的註冊和使用具有明顯惡意,並將導致消費者混淆等不良影響。綜上,請求依據相關法規,宣告爭議商標無效。

               商評委認為企查查公司主張依據《商標法》第三十條宣告爭議商標無效,但申請人並未明確亦未提交證據證明,申請人在與爭議商標核定的戶外廣告相同或類似服務上享有在先商標權,故對申請人該主張不予支持。

               此外,商評委認為申請人提交的在案證據形成時間晚於爭議商標的申請日期,或未體現商標標識,均不能證明在爭議商標申請註冊日之前,也不能證明已在同樣領域使用,並具有一定影響,不予支持。

               商評委指出,爭議商標不存在「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情形,在申請註冊時也未有欺騙和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申請人缺乏充分事實依據,也不以支持。

               在這一輪中,企查查慘敗。

               廣告語「撞車」天眼查起訴企查查並索賠520萬元

               2019年7月份,海淀法院網發布消息,因認為企查查公司使用「天眼查」廣告語即「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進行宣傳,天眼查公司將企查查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520.45萬元。

                天眼查稱:「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是其於2014年11月首創,隨後投入了近兩億的資金,這句廣告語已與天眼查形成了特定的、固定的聯繫。企查查在宣傳時,採用了與「天眼查」整體相似的廣告裝潢設計,更重要的是將「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用在自己的廣告宣傳中,給其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

               天眼查公司認為企查查公司的行為構成了不正當競爭,故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

               我國《商標法》第8條規定「任何能夠將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的商品與他人的商品區別開的可視性標誌,包括文字、圖形、字母、數字、三維標誌和顏色組合,以及上述要素的組合,均可以作為商標註冊。」此外,第9條規定「申請註冊的商標,應當有顯著特徵,便於識別,並不得與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權利相衝突。」如果廣告語成為識別某個特定企業的一個顯著標志,即可將其註冊成商標,從而獲得廣告語的專用權。

               歷來將廣告語註冊成商標的企業也不在少數,例如,建行的「建築有魯班 服務有建行」、中油碧辟(bp)石油有限公司的「超越石油」、麥當勞的「我就喜歡」、戴比爾斯公司的「鑽石恆久遠 一顆永流傳」、耐克的「JUST DO IT」等等。

               在上文也提到,天眼查公司在今年6月6日申請註冊了「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但狀態仍顯示為「等待實質審查」。

               看來,天眼查在起訴時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企查查還有可能拿回商標?

               在商標上企查查吃了大虧,那麼企查查還有可能拿回那些失去的「企查查」商標嗎?

               就從今年11月1日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19)》正式施行,新商標法對部分條款作出了修訂和修改。這給企查查的商標維權帶來一絲希望。

               關於新商標法,記者諮詢了商標註冊商張長楊先生。張長楊指出新商標法第四條做出了修訂與修改,其中有」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註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的條款,這對企查查商標維權有一定積極意義。

               此外在第五章第44條中,有這樣的規定「已經註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四條、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十九條第四款規定的,或者是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的,由商標局宣告該註冊商標無效;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註冊商標無效。」

               張長楊表示新修改的相關條例能夠減少惡意商標註冊,也給企業維權提供了更多的法律依據。即使已經註冊成功的商標,如果存在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申請註冊,應該被駁回。

               談到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商標糾紛,他表示企查查有可能拿回」企查查「商標,但將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商標之爭背後是徵信行業的強弱賽跑

               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商標之爭,究根到底還是同類企業的市場競爭,是先發者與後來者的賽跑。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4月,央行企業徵信備案重啟,開閘企業徵信牌照。5月份,天眼查成為重啟后首批獲得該牌照的三家企業之一,也是行業內唯一獲此資質的企業。緊接著,企查查於7月對外公開宣稱,也已獲得央行企業徵信機構備案。

               在發展上,企查查具有先發優勢。2017年5月之前,月活數據是三家之首,但之後逐漸被天眼查趕超。

               TalkingData數據顯示,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量為990萬,是另外兩家活躍用戶總數的3倍。

               從用戶行為數據上看,天眼查和企查查又出現反差。

               據TalkingData的相關數據,2019年4月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穩居第一,幾乎與另外兩家總數持平。6月份,天眼查趕超企查查。而另一家第三方平台QuestMobile顯示,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以6.8分鐘排名第一。

               究其原因,可能和用戶體驗以及用戶有關。天眼查的用戶群相對寬泛,大量非核心人群的使用時長拉低了天眼查的整體人均使用時長。

               此外,在專業用戶使用情況方面,天眼查表現較為突出。輿情監測公司苗建數據顯示,2019年1-7月期間,媒體使用天眼查數據產出643542篇報道。

               從各方面看,天眼查作為後來者已經在徵信市場中站穩腳跟,而先發者企查查則面臨巨大的挑戰。

               隨著社會信息的逐步公開化、透明化,未來徵信市場仍有無限的發展可能。對於兩家公司來說,也有更多的競爭場景。

               但是站在用戶的角度來看,還是更希望看到一個健康的徵信市場,競爭和監督都可以有,當然能在服務上扳扳手腕更值得我們期待。

                                                                                                                                               信息來源:環球網

        <button id="kqkkf"><acronym id="kqkkf"></acronym></button>

        <dd id="kqkkf"></dd>
        <button id="kqkkf"></button>
            1. <progress id="kqkkf"></progress>
              <tbody id="kqkkf"><track id="kqkkf"></track></tbody>
              <em id="kqkkf"><tr id="kqkkf"></tr></em>